坡坡今天睡醒了吗_Po_

RDJ胡歌江明洋本命,我爱的人什么都好,微博ID同名。
打死不吃冬盾冬,你Ky我就骂你。
文手可肉可清水可原创,最近在写段子,欢迎约本,给钱就写。
不互Fo,填词翻唱娱乐。

龙崎大佬杀人事件

啊啊啊这个扯领带未免太帅了吧!

封印解除——

【赵周/关周/彬诚】酒

周巡觉着最近又忙了起来。



天儿一热,犯罪率跟着蹭蹭涨,隔三差五就有人报警,犯罪分子像是雨后的蚂蚁,哪儿哪儿都是,局里看守所都快蹲不下了。


口角纠纷的斗殴周巡都懒得管,一挥手全交给了小汪。遇上半大不小的抢劫、盗窃之类的案子才亲自带队出警,结果还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
凌晨换班,周巡叼根儿烟往外走,刚上车钥匙还没插进孔里,电话就响了。


他握着手机沉思几秒,摁下了接听键。


那头儿是个微醺的音儿,含含糊糊得有点大舌头,“巡儿,哪天聚一聚呗,都没人陪我喝酒。”


周巡哼出声笑,换了个手抓手机,靠进了车座儿里,“忙着呢,没空儿。哪跟你似的闲得去享受生活。”


对面沉...

【毕苏】蛇(PWP/双性/手杖play)

是来自老板的约稿,经授权发布

 @余欲渔遇雨愈愉 


苏三省从不觉得他惧怕什么,甚至是死亡。

可当他被绑在这个冰冷的刑架上,盯着满是水渍、斑驳的地板,听着由远及近的皮鞋声时,脑海中突然涌出了无数可怖的念头。

他不怕死,可他却惧怕被就此丢下。

赭红色的大门被缓缓推开,刺耳的吱呀声回响着,刮蹭着耳膜,迟钝的神经慢半拍处理了这个信号——他来了。苏三省抬起头,望向声音的来源,被水润湿的刘海凌乱的贴在额头,他还红着眼眶,狼狈的像是一条丧家犬。

毕忠良迈着不紧不慢地步子,一点点靠近了刑架上的人。他手里还拿着拐杖,却一直没让它触碰到地板,这种姿态此时反而带着一种...

穷到吃不起土。


长期接约稿,Cp设定什么的私聊我。


价格在50r/千字浮动。

【赵周】导盲犬【失明/一发完】

周巡是第二天才意识到自己看不见了。


事儿发生在前天晚上。

他值班儿,凌晨睡意正浓,一通电|话尖|叫着把一屋人都吓了个激灵。周巡抓起话筒三言两语问清了案发地,不过十几秒,他们已经整装待发了。

借着点儿月光,一队人驱车前往案发地点。


还是晚了,到现场受|害|人已经没了鼻息。

是一年轻姑娘,梳着马尾辫儿,一身校服还背书包,还带着血色的脸颊依稀可以窥见她生前风华正茂的模样。

周巡站在原地一捋头发,压低声音一串串儿脏话从口|中冒出来。几秒后他咬紧了牙环顾四周,满心愤怒,一双眼冒着火。

周围人识趣儿的躲开几米,默契形成一个真空带,只有小汪儿带着线索,快步颠颠儿跑了过来。


“有目...

干警察第二年,周巡就差点把命丢了。



迷迷糊糊再睁眼的时候,他以为自己还躺在草垛子上,外面天寒地冻,呼吸都疼。


结果缓过神来,身上既没有绑麻绳,嘴里也没有塞紧的粗布,只有几根儿管子,流动着不知名的液体。



麻药劲儿还没过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是捡回一条命,被人给救了。



屋里好像就他一个人,仪器滴滴答答响着,像是在给他周巡数倒计时。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着床那边儿还坐着个人,费劲吧啦想转个脸看一眼,结果折腾一半就让喊停了。



“下一次不听命令擅自行动,就不捡了。”



下意识哼出一声带笑的鼻音儿,又被紧跟的剧痛激得呲牙咧嘴,头皮发麻...

元旦跨年的时候周巡回了趟家。


那阵子已经是深夜了,他提溜着一袋儿白天没来得及吃完的饺子进得门儿。


那是他爸包的,肉馅,一个个鼓鼓胀胀,没来得及吃完就被喊出出警了,凶杀案折腾了一天才收队。等再回来凉了不说,累得一点胃口都没,又舍不得浪费,老人家一片心意,扔了太糟蹋东西。



屋子里意外地还亮着盏灯,他微怔几秒开口喊那个有些佝偻的背影。


“爸?”


老爷子回过头,脸上带着几分醉意的红润,看见他自然地展露个笑挥了挥手。


“嗳…今儿过节,咱爷俩团聚也算是团聚,陪我喝两杯。”



没由来的周巡鼻子一酸,颔首目光心虚地在地上晃了一圈儿,又抬眼看过去,点了点头...

挑战lof的敏感度,在被和谐的边缘试探。


周巡一双眼是极好看的。



他的眸子眼尾上翘几分,一抬眼望过去就莫名带点笑意,更别提真勾起唇角笑的时候,懒懒散散的劲儿让人挪不开眼。



可关宏宇偏就喜欢看他皱眉,一双眼盛满怒意的,最好是气得后槽牙都要咬碎又无可奈何,光是他妈想想都觉得舒坦。



更甚者看那双眼里含着泪,要掉不掉的红了眼眶,被摁在那儿勉勉强强转过脸儿去看身后施虐的人,连平日里中气十足的骂骂咧咧都被顶碎了,一下下的耸动把语句分割成诱人的呻吟和短句,呜呜咽咽的鼻音夹杂其中更显煽情。



被进得深了还带着疤的肩胛骨就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起伏,好像那儿...

1 / 14